夜有點涼 讓晚星將這漆黑天際再燃亮
微弱聲浪 逝去的歌風裡迴盪
撲進我的心窗

沒有隱藏 為我的戀愛不止一趟有期望
然後失望 我卻始終一個模樣
實在誰伴我地老天荒

我在尋找 可依偎的胸膛
愛在何方 我笑我紿終希罕
仍然願意 准許當天飄進夢鄉
為紀念曾經〔巧〕遇上

夜那麼長 或間中嚮往孤身一個去流浪
無論怎樣 到了天邊海角還是
會有我的方向

似戲一場 驟眼的相見相識相愛更時尚
還是感謝 有過一刻將我燃亮
但是誰伴我地老天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