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街腳步 突然靜了

滿天柏樹 突然沒有動搖

這一剎 我只需要 一罐熱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麼 都不緊要

唱片店內 傳來異國民謠

那種快樂 突然被我需要

不親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奧妙

情和調 隨著懷緬 變得蕭條

 

原來過得很快樂 (原來我非不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如能忘掉渴望
歲月長 衣裳薄
無論於什麼角落
不假設你或會在旁
我也可暢遊異國 放心吃喝 (我也可暢遊異國 再找寄托)

 

轉街過巷 就如滑過浪潮

聽天說地 仍然剩我心跳

關於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

情和慾 留待下個化身燃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