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泰國寄回來那蠟染布梳化
被貨車歡送到了哪兒來堆積繁華
從上網競投來那木製擴音機
被老翁收買去了哪兒然後沒說話
讓我棄掉了 時候已不早
燈罩也摸黑上路 是你早走半步
還要逗留的怎算好 誰人願看到

回到頹廢的家 螢幕遺下雪花
回望殘缺的家 還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註定要空歡喜得可怕
連空虛都想要嗎 難道還值錢嗎

饒恕我那長毛怪玩偶已失蹤
睡覺不想再作個要人陪的可憐蟲
饒恕我那床頭鏡沒法變古董
就算可保養到老再難尋覓舊笑容
舊愛棄掉了 就算再討好
餐桌也匆匆上路 是你早走半步
還要逗留的怎當寶 泥頭讓我倒

回到頹廢的家 螢幕遺下雪花
回望殘缺的家 還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註定要空歡喜得可怕
連燈泡都光顧嗎
回到頹廢的家 螢幕遺下雪花
回望殘缺的家 還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註定要空歡喜得可怕
從你別去後這家已簡化

如 一杯水 光榮愛戀 平淡地引退
還差少許 總要下的淚 留待一次大掃除
流過面前破落感覺 讓過程讓結局也洗去

回到頹廢的家 螢幕遺下雪花
回望殘缺的家 還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註定要空歡喜得可怕
連空虛都想要嗎
回到頹廢的家 螢幕遺下雪花
回望殘缺的家 還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註定要空歡喜得可怕
從你別去後這家已火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