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次在坐小巴的時候,坐在最後的一排座椅,由於那個是凹入的位置,司機看不清乘客在那兒做些什麼,以至有不少的塗鴉在前一排的椅背。

至今亦很清楚的記得那三個用塗改液寫得歪歪斜斜的字:「我恨你」。

不知是車程太短、一路上太過顛簸還是寫的人的字本身不好,三個字大少不一、東歪西斜,活像在跳舞,到底這場舞是要跳給誰看呢?

「我」在這三個字中最小,原來書者也有自知之明,知自己的字不是怎樣,「墨寶」大多不會留存後世,那一提和一豎差不多平衡的重疊起來。

「恨」寫得最規矩,比「我」略大。

「你」是三個字中最大,越到筆順的尾,筆劃越大,右面的尔,已經大得可以獨立成字,那一點大得像是捺。到底是因為車程尚未完結所以才拖慢來寫還是另有原因呢?

「我恨你」三字,最大的不是我也不是恨,是你。什麼事情令人寫下我恨你,但是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或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他人呢?抑或,那一個人已經住進入了書者的心裏,那一個「你」已經比那一個「我」重要千倍、百倍呢?

什麼驅使他(或她)寫下「我恨你」,而書者那時的感受是怎樣的呢?他的恨有多恨?那一個「你」又對那一個「我」有多重要呢?

一般來說,這些都是情侶單方面分手之後所遺下的傷痕,是因為分手把二人撕開的刺痛,還是不再的幸福回憶時而浮現的陣痛令書者寫下這三字呢?

或者到我看到這三字的時候,書者已經不再恨那一個人,但是這椅子卻把當日的恨烙記下,或者書者回看這三字的時間會發覺自己當時還是太天真及太傻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