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風深宵吹風鈴,
鈴聲如像我心叫未停,
呼喚你,總未靜。

曾風般吹心中風鈴,
曾盪來共我愛得要命!
今夜你,和誰溫馨?

想找的找到了麼?
所捨的可有恨錯?
你與我往日為何?

不歡的消失了麼?
新歡中可有遇過?
愛你如我那麼多!

但實在付出為何?
原來情人不是我!
更愛你也是奈何!

實在實在不想哭,
然而強人不是我…
傷的心不傷,可以麼?

鈴聲它不懂得哀嗚,
從未明白你走的決定,
聲是暖,人涼冰冰!

它敲出當天笑聲,
多麼的清脆動聽,
細說你我往日情。

它敲出依稀背影,
所講的都涉及你,
這串鈴如像心聲!

但實在願它暫停,
容從前無聲逝去,
了結了往日事情!

但舊事像風撞鈴,
而綿綿鈴聲像我,
永遠永遠也未平靜…

想找的找到了麼?
所捨的可有恨錯?
你與我往日為何?

不歡的消失了麼?
新歡中可有遇過?
愛你如我那麼多!

但實在付出為何?
原來情人不是我!
更愛你也是奈何!

實在實在不想哭,
然而強人不是我…
傷的心不傷,可以麼?

風不吹不飄,可以麼?
不哭,可以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