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沒法再掌握、今天只可以努力的去掌握、明天可能不會出現。為了明日而努力的人們,也許連今天是怎樣也掌握不了。

意義是人去賦予的,當一件東西再沒有意義,並不是那東西變了質,只是人停止去賦予它意義。

我們害怕責任,因為我們都想是對的,可惜的是我們錯的機會總比對的高。接受不了自己的錯就等於接受不了自己、把錯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就等於不肯承認自己的錯。害怕承擔責任其實是不能接受自己,意圖忘記過去就是想把自己否定,這樣的生命也太悲哀了吧。

我們的信創造了不存在的東西在心中,卻深深的相信自己所創造的東西是存在於世界的。可惜的是,信只會創造幻想而不是真象;很多人一起在吸毒,只是掩耳盜鈴地看著大家所希望的幻象,可惜的是,不論有多少人一起在吸毒,那些都是毒品,見到的永遠都只可以是幻象。

我們所希望的世界與我們所認識的世界不一樣,其實是很正常的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