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六歲相信 公主正困在某森林
我立志為她出手挺身
外型未夠吸引 仙境裡正直有好運
一個吻令青蛙可變身

然後了解 女生只想要愉快
不希罕一對玻璃鞋
我用童話裡心態 只好苦笑有怪莫怪

相擁過越來越多
傷心幾多
待人熱誠劇本是錯
不懂分開公主巫婆 才明失去了甚麼
但美麗馬車已失火

當相反感覺越來越多
相戀幾多
劇情未能像卡通歌
當苦戀一個也是錯 不理錯甚麼
若天真不叫座 甚麼方可

沒皇后愛妖怪 比不上再沒有關懷
我是個沒終點的信差
面前是個堡壘 只不過再沒那麼大
可笑到被風吹都瓦解

然後了解 女生只想要愉快
可惜偏偏我總誤解
我用童話裡心態 只好苦笑有怪莫怪

相擁過越來越多
傷心幾多
越純越傻越吃苦果
不懂分開公主巫婆 才明失去了甚麼
但美麗馬車已失火

Oh 相反感覺越來越多
相戀幾多
墮崖墮河定有因果
當苦戀一個也是錯 不理錯甚麼
若天真不叫座 或者不必有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