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乘早機 忍耐著呵欠 完全為見你一面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爾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