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真相係幾可怕的一件事,就好似用錯野咁……唔知就算la,知道個真相,身為一個科研人,就要由頭做過……呢幾個星期做到隻狗咁的功夫就白費了……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