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耐都冇打日記,去完歐洲之後都冇打過。本來想寫一下遊記,但係仲未有心機去寫,老闆又想搞隻大隻鑊比我……真係無晒心機做呢d野。

總之一句講晒,老闆就係想人地同佢syn野試老鼠……(點解同當年阿劉要我做的野一樣o既……)佢就想我唔好做而家o既野……

搞乜……就快可以寫thesis之前搞d咁o既野……係唔係想我癲…….唉……真的對項羽《垓下歌》中的主題可奈何?感同身受……

力拔山兮 氣蓋世

時不利兮 騅不逝

騅不逝兮 可奈何

虞兮虞兮 奈若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