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塵封的囍帖 你正在要搬家
築得起 人應該接受 都有日倒下
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 永遠也不差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 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 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忘掉愛過的他
當初的囍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
小餐枱、沙發、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等不到下一代嗎 是嗎

忘掉砌過的沙 回憶的堡壘 剎那已倒下
面對這 墳起的荒土 你注定學會瀟灑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 就會一生一世嗎
又再惋惜有用嗎

忘掉愛過的他
當初的囍帖金箔印著那位他
裱起婚紗照那道牆及一切美麗舊年華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過的家
小餐枱、沙發、雪櫃及兩份紅茶
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 到期拿回嗎
終須會時辰到 別怕

請放下手裡那鎖匙 好嗎


很多時我們以為必然的東西都不是必然的,結婚也不一定會幸福。

當擁有過幸福卻要失去,那種痛和打擊是怎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伴侶死去的遺孀會形容失去了半個自己。但或者這樣的不幸總算是比較淒美,最悲哀的莫過於知道伴侶另覓新歡、貪新棄舊的離去。

經過年月的風化,感情也會變化,那麼我們真的還需要結婚嗎?今日所說的永遠卻成明日的謊言,還有那些感情淡了,為不同原因而繼續的人,真真正正合適結婚的伴侶又有幾人?始終情感總帶著幾分的不理智,而悲劇往往就是這份不理智而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