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是我出來工作之後所見過最官僚的地方,到政府部門辦一些事情也不覺得他們特別官僚。

繼我第一日踏入港大,去拿研究生大包裹問他們讓怎辨而被教訓自己應先看清包內所有東西才問開始;至快要離開港大,遞交論文題目要用正體大楷寫title及原來手寫字他們看不了的這刻。我心裏想,如果他們這類人到商業社會工作,香港又豈只會有百分之5、6的人失業?

他們不屬於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也不應接納這樣的人,他們是文盲、弱視、弱智還是什麼?

如果他們敢跑出來在我的面前說看不清,我會問他:「你有哪個字是看不清的?要不要我教你認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