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人在lab入面搗亂,把公用的bench搞亂,被很多人投訴,教的教過,說的說過也沒有用,那麼可能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呢?正常的人會想把他趕走。

老闆的想法就不同,如果他把公共的bench搞亂被人投訴,如果那是他的bench,就不會有人投訴他了!那麼,老闆就給了那個人兩條bench……

怪不得AIG的高層們會有兩億的花紅……

 

下次叫他去老闆的房間搗亂好了。

連坐我對面的PDF都要因為他而調坐位。

老闆今日又要借別人的口說我浪費她的資源,又說如果我做她想我做的東西就可以在這個lab多待幾年。如果我要留我就不會這樣的了,而且說實話,以這裡的實驗條件及她的研究方向,她求我我也不會留下來。

我覺得老闆真的瘋了,或者只是我不能明白我老闆吧……或者我由interview的一刻開始我就不能明白我的老闆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