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改thesis,才想起很久也沒有打過日記了。

曾經有一段時間很懶,常用歌詞去代替日記,近來越來越少了,一來打的日記少了,二來聽的歌也少了,放在日記的詞越來越多,也不太好意思重新的copy&paste。

可笑的是,人(或者可能是我而已)的思念在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或者去尋找一個可歸類的共鳴比較容易吧,畢竟要去明白改變中的自己,比去投入一個人家編造的角色來得難。

自己改變了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也許比之前多了一份執著,亦也許比之前多了一份隨和,多了些風霜,亦多了些稚氣。

想變回年青卻不可能,想改變現況卻沒能力,想找一個有興趣的東西做研究卻沒有機會。

潘多拉的盒子裏裝的是希望卻沒有放出來,還是裏面裝的根本不是希望呢?

明日會怎樣,還是等明日才知道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