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都返去寫thesis,整日都在坐……有點怕會患上經濟機艙客位候群症…..

記得前陣子坐地鐵,那天沒有玩電動而選擇發呆……

有對情侶走到我坐的位置附近,女的穿著手袖很寬的上衣,握著鋼管扶手面向著我,二人遮了我視角大約三分之二。過了幾站我突然的想看是否該轉車,由於我坐在最旁邊的位置,向上看就很自然的可看見路線圖,我頭向上一望,那女的不一回突然的把手縮回,向男友小聲的說我看她的手袖裡……她男友跟他說沒有好看就之類吧……接著就下車了……

在那一剎那,我真的很想說:「你係唔係傻o家?要睇都唔睇你喇!第一唔好以為自己咁有吸引力,第二唔好以為全世界的男人都變態o既,自己睇得d八卦雜誌多以為自己係女主角,我係攝影師呀!你自己諗法變態就唔好以為世界o既人都係變態好唔好?」

不過我還是選擇沉默,這樣的人要有這樣的幻想也不出奇,外表不怎樣出眾,但是還是能憑豐富的幻想力差點被人偷窺……不成!這樣的故事說出來有多動聽,還可以在朋友中口耳相轉,以證自己的魅力!有人會偷窺我!你有沒有?沒有就暗指你魅力不夠,不夠她漂亮,你是籮底橙、賣剩蔗!

說出來只會打擊她天真的幻想,不過我也許應該說出來,否則這女的一輩子也活在自己的幻想裡……不過我也沒有義務把她叫醒吧……反正現實是殘酷的,活在幻想裡多好……不過下次不要挑我做你的對手戲好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