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都喜歡雞湯文,因為那些都是容易理解,阿媽係女人o既道理 (至少o係生你之前……)。我不喜歡雞湯文,因為那些都是罐頭雞湯,即開即飲,不用思考而給予一個結論,這個不是不好,只是可能被誤導而已……

我喜歡諷刺文,因為諷刺是幽默,是無奈的幽默,是抗議的幽默。

有一次約了銀行職員做保險計劃的重溫,溫故知新,新的東西就是遊說我去買一份人壽保險。我從不相信人壽保險,因為我死了之後,這個世界已經和我再沒有關係了,我買了的保險也只是醫療保險。保險推銷員很落力的遊說,「這個世界沒有保障、萬一死了家人怎麼辦、年齡越大投保越貴、患病後的保費貴很多……」很多東西我也同意,但我不會買:保險公司賣的不是保險,他不是叫我認同保險計劃有多好,而是叫我去用金錢去買安心,接受恐懼並被之操控和吞噬。

錢從來都不能令人安心,沒錢不安心,有了錢卻怕失去。錢只是能讓我們有多一點選擇,但不能把恐懼驅散。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保障,只是我們樂在安穩之中失去了危機意識,但人潛意識裏就是會恐懼,懼怕未知的東西,把恐懼誇大我們就怕了,被引導至他們預設的出路。

很多東西沒有保障,說到最沒保障的,愛情就必定是排第一位:愛付出了不一定有回報,喜歡的人不一定喜歡你,今天所喜歡的,明天是否喜歡也不知道,要算也拍拖也可以有第三者,還說雙方還有選擇的權利。男女都喜歡叫對方承諾什麼一生一世,可惜的是,我們正身處一個連結婚也可以離婚的年代……一生一世,也許這一秒內他已投胎了數次。

人的生命也可以買保險,Cristiano Ronaldo的雙腳可以買保險,女人的胸也可以買保險,但偏偏愛情不可以。因為愛情是最不理性的東西,連保險公司也無力承擔這個風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