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這個想法不就是與西方政教合一同出一轍嗎?是的,基本上就是嵌掣人民的思想。就如君臣父子五倫等,都是為了確保在位者有超然的執政地位,同時增加了君民的合法性。

孔子常說要恢復周禮,卻不知道周禮已經不合時宜。

那麼民主與孔子有什麼關係,以致中國或華夏文化難以發展民主呢?

首先我們要知道什麼是民主:

民主就如孟子所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當然無君也是一個選擇。可惜的是孟子也因時代限制,不能發展出民主思想。

那麼怎麼做到這個境界呢?孟子也跳不出孔的所訂下的框框,做不了賢相也要周遊列國的游說各地君主。又是進言和等待而已。

儒家思想政制有一個最不好的地方:人民永遠是被動的!

君主做的不好,你就讀好書考好試做好官及等好皇帝!如之前所說偏偏做皇帝的基本條件都不是賢明的才可,那麼中華民族就跳進一個困局:等好皇帝,受不了就推翻之前的皇帝這個無止境的輪迴之中。

這個把不勝任者踢下台的方法是有效的,只是付出的代價是人命。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中國那麼多內戰,中國人最愛殺的就是中國人!

亦因此,中華民族的發展必定會到一個瓶頸:只要把國內的人民治好了就不用怕失去政權。

說起這個也不可以不說說為什麼中國沒有強大的外敵。中國的發源地是黃河,先天上已經佔了地理優勢:水土。水土的好壞是農耕文明的先決條件,沒有好的水土文明就不可能持久。當然這只是一小部份,另一個重要的就是氣候,由於黃河一帶不冷不熱,人受得了,細菌長不了那麼快,人均壽命長了,知道的累積也容易了。當然,有牛有馬有驢來耕田運輸也是必不可少的。強大的文明背後一定要有一個強大的經濟,有了農業,經濟不是大問題,餘下的只是把旁邊肥沃的土地也佔領就可以了。

所以之後看中國的版圖就會發現,東邊是海,南邊森林太熱,西邊有高山,北邊有大漠。中國這個版圖是經歷千年實驗之久所得到最安穩的模式。

在冷兵器時代,中國的敵人永遠是北面來的,因為人可以在沙漠生活,只是辛苦點,同時亦因為沙漠難以孕育出農耕文明,存在的都是狩獵及採集者。狩獵的用具及技巧都可以用來殺人,所以遊牧民族打仗比農耕文明的人好是有道理的。

外族不打你,中國也不一定可以長治久安,外族打你,也由於沒有良好的殺人技巧常常的打不過人。

所以,統治中國的不勝任者另一個下台的方法就是被外族取代。

由於孔子的思想沒有民族主義,只是有德就可以了,那麼,有德的人就可以做中國的皇帝了,外族也不例外。

這個思想有一個好的地方:被同化是很容易的,不用浸禮,不用割包皮,也可以吃豬肉。

但這也恰恰的是民主的天敵:好的文化不易被中國人吸收,壞的或不合時宜的文化就一直的保留及擴展下去。

結果又回到在位者用政治上的影響力把儒家思想加以注釋,從而加強及合理化他的執政地位。

中國文化由春秋戰國的諸子百家演變到後來獨專儒術就是為了方便統治而已。

把思想統一唯一的好處就是在位者較易統治人民,但壞處就是該種思想是否正確或合乎時代就不得而知,而萬一擁護了錯誤的想法或理念,統治者必然為自己的政治控制權而堅持,這樣社會只可以演化到錯誤的極端,或者被新的統治者所取代,但他是抱持什麼理念就不為人民所知。同時,由於思想統一,人民沒法對其他想法有所理解,新的想法極難萌芽,即使有的話亦很容易被扼殺於萌芽之時。這就是為什麼中國人思想僵化,沒有創造力的同時又不容易接受其他文化或想法的原因。

沒有更好的文化或思想滲入,而中國又有多方位的天然屏障,沒有進步的誘因及需要,貪圖久安,這就造就了清未中國被列強入侵的悲劇了。

說到底,儒家文化有時代限制,獨專儒術的後果就是,再強大的文明也必然遭毀滅。

那麼是儒家文化有問題還是獨專一個學說有問題呢?儒家文化是被獨裁者挑選出來的原因是他的思想可以鞏固獨裁的合法性及減輕人民對獨裁的挑戰,儒家文化在中華民族的衰落有著不可被推卸的責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