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聞報導一位城大學生把貓用膠紙貼起並拍照,這照片在網上傳發及引起噪動指責這位虐待小貓的學生。我看了這張照片,並不覺得小貓受驚或痛苦,可能是我對貓體語言不怎精通吧。不過個不一致引起了我對「虐畜」的思考。在此先聲明,我不是為這位學生或虐待動物本身合理化或開脫。

什麼是虐畜?把小貓貼起來是不是虐畜?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為什麼把小貓貼起來就是虐畜呢?我得到的兩個答案是:這樣小貓會受驚、會痛以及這樣對人也會是不對的。

首先,個人觀察小貓沒有受驚,會痛的話應該會掙扎,當然一張照片這個比較難去判斷,假設這是一段影片,小貓沒有受驚及掙扎的話也是虐畜嗎?這樣對人也是不對的,可是人和其他動物從來都是處於一個不對等的地位,但這個先不談。把人貼起是不對的,首先,被人貼起來的話就是被武力地壓制並任人魚肉,我們不想受這樣的待遇所以我們反對這個是可以的。可是我們卻說把飼養的貓給絕育是對貓兒負責的行為,那麼在人類的社會,我們可以說把誰閹了或幽禁是對他負責嗎?我們的社會還在指責中共一孩政策的同時,這個恐怕沒有人會同意吧?假設對人絕不可以做的事就不可以在動物身上做的話,我們義正詞嚴的說把貓兒絕育是負責任的,這個就是雙重標準了。

又另一個例子,我們不會同意把幾個男女養在一起,他們生育之後把他們的孩子賣掉,我們卻覺得從寵物店買貓咪是沒有問題的。又例如,我們不會同意在街上捉一個或幾個人,把他帶走帶去一個牢籠讓他們過好好的,之後就讓其他人去看他或他們的生活並收取入場費,但我們同意動物園這個做法。又好像……只因為,它們不是他們。

當然,有很多不同的講法,例如要對動物如人、不可以視動物如個人財產或不可以令它們受到不必要的痛苦等。那麼我們就不應該容許吃動物了,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植物也有痛苦和害怕的「感覺」,那麼我們就不要吃東西了嗎?不要忘記在六十年代的美國,至少有一家主要的獸醫院是沒有儲存鎮痛劑的。我們要反對動物園、反對飼養動物、反對動物農場、反對……那麼我們今日的社會還可以存在嗎?人類的成功很大的部份就是飼養動物並獲得額外的生產力及食物,如果不要這些的話,我們的人口應該要下跌一半吧,而且人天生就是雜食動物,那麼誰應該先因為營養不良而死呢?我們應該徹底的反對動物園,因為把動物捉回來是為了讓我們得到看到動物的快樂,與此同時動物被捉回來就受到不必要的痛苦了。又或者,我們不應該讓過胖的寵物減肥、把寵物的毛染色、戴狗帶及狗口罩甚至搬遷和旅行……或者最不人道的就是在香港養哈斯基狗一類的長毛貓狗了。也許,在動物將要受苦之前,我們就讓它們吸食大麻或海洛英這類的鎮痛藥。

我們必需要承認人和動物的不平等關係,就因為我們有魚肉他們的武力。動物權益至今還是一個具爭議的課題,應不應做或怎麼去做也是基於不同立場的,在此我必需說,我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理論,但個人偏向減少飼養及減少食肉來減輕動物的痛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