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一個遊戲,

是一個不可理喻的遊戲。

不,所有遊戲都有原理,只要明白箇中的奧妙,你們的愛情就可以如魚得水!

博奕論中的囚徒困境就可以應用在男女雙方的關係:男女雙方都可以選擇投資或不投資,那麼預期如下:  
  
當中的數字不用深究。

明確地自己低投資而對方高投資就是對自己有最大的得益,其次是雙方都高投資,比較差的情況就是相方低投資,最壞的情況就是自己高投資了而對方低投資。要注意的是,這個博奕的前提就是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將會怎麼做。

假設長期都是這樣的投資的話就可以這樣去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怎樣才算投資的多少呢?聊天是一種投資,一同逛街是一種投資,接吻是一種投資,上床也是一種投資。但投資的風險不一樣,即是不是對等的投資:就是說,雙方所投的資本不對稱。好像聊天,基本上可以是對等的投資,但如果是一方娛樂對方,這就不是對等的投資,因為大家投資的是時間是對等的(其實也不一定,但先這樣假設吧),但娛樂對方的一方就付出了腦筋了。更明確的例子就是上床,對男方而言不是很大的投資但對女方而言就是。

如果大家有看過《自私的基因》的話,就知道這個重覆的囚徒困境最好的策略是Tit for tat,這是什麼?就是一開始一定是好人,之後就看對方怎樣做,完全的跟隨對方上一步怎樣做。翻譯為人類語言的話就是要友善、寬恕、不妒嫉及要報復。這就是傳統教導的相處之道。

其中一個重點就是預期的操控,我們明白到人類的本性就是Tit for tat,但明明就是對方付出多而自己不用付出就可以獲得最大利益的,所以,我們要令對方永遠的高投資,之後自己就可以隨心的低投資了。當然,永遠的低投資是會被識穿的,因此間中高投資。

可是這並不是整個畫面,這假定了資訊的完全自由及客觀,引申為另一個層面的戰場:思想引導。因為投資的多少是主觀的,好像這樣,一個一周前不會煮菜的人為對方花一周時間去學煮東西並煮得很好,和一個煮菜已經很好的人去煮好的菜,即使結果(菜的水準)是一樣的,我們會觀得是前者投資多一些。這個例子中,我們知道:結果不一定是投資多寡的標準,而是期望與結果。那麼很簡單的,一個技術上可以令自己得到最大的好處的方法,就是要對方付出高昂的投資並令對方認為這是低投資,而自己低廉的投資令對方認為這是高投資。

怎樣去做呢?你可以選擇說謊或者可以用高超的語言藝術去包裝,前者可以被識破,後者需要技術。

不要以為這是什麼陰謀詭計,男方應該為女方付款就是一個最經典的例子,明明是女方獲益的但卻說是男方應該要這樣做。另一個例子,以前的男性都是三妻四妾的,這明明是男方獲益,而女方(個體而言)受損的。

至於確實要怎樣去做,在這是不會教你們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