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記憶就代表失去連繫了嗎?

如果是命中注定的話一定會再見的。

鄉村少女與城市少年在睡醒後不定時的身體互換讓雙方也摸不著頭顱,為了不過度打擾雙方的生活,二人定立了身體互換的規矩和記錄。某日,身體不再互換也找不著對方,記錄也突然消失,只有藉著記憶中小村的風景去尋找那夢中的地方和那個她……

《你的名字》的作畫是無可挑剔的,畢竟新海誠就是以超細膩的作風聞名,配合片中度身訂做的插曲,這動畫電影是完成度極高的作品。

這是劇透的邊沿,讀者還沒看的話還是回頭是岸吧!

以為我是要高度讚美這電影的話就錯了,雖然這電影是一個不錯的電影,但內容只是一個近十多年比較出色的幾個套路的大雜燴:性別轉換、阻止世界毀滅、穿梭時空、失憶的命中重遇。

我不是說這些套路不好,只是除了阻止世界毀滅之外的幾個套路也是非常的牽強,故事中說是祖先或神靈為了保住村莊讓巫女三葉和東京少年瀧穿越時空地身體互換來留下救村的伏線,瀧的存在就是為了知道隕石已經滅村,在村滅了之後喝下三葉的口嚼酒啟動救村計劃,可是最後還是要由三葉說服父親發動緊急避難演習才能真正的救村。

可是為什麼要讓他們都失憶呢?如果是為了不影響到他們之後的生活就早不要讓他們交換身體,而不是交換身體互生情素及拯救村民之後才令他們失憶。如果祖先神靈唯一做的到就只是可以穿梭時空地讓女巫後人交換身體,為什麼不直接讓三葉和村外和他父親關係良好的人交換身體知道資訊後直接去找村長進行避難演習呢?又或者找一個村的生還者和三葉交換身體也來得更有說服力。

故事不合理的地方令人摸不著頭顱,當然我能明白到少男少女作為主角是賣座的王道,但是故事刻意寫成很多東西也有伏線及其必要時,「選角」就變成越來越牽強了,別忘記瀧只是一個很平凡要打工的東京學生,原來祖先或神靈選中了瀧是因為他平凡及除了畫畫之外沒有什麼善長的東西。

片中也探討了城村差異及城市人對滅村大災難的態度,對城市人而言,小村只是一個獵奇的對像,他們一邊去看,一邊批評;對他們來說只是新聞的一個頭條,沒人記得,沒有關心,三年後人人生活也一樣,就只有以前的村民才記得昔日的名字和風景,流星滅村只是一個特別好看的天文現像,可是對那村來說,流星就是他們的死神,某程度上是反映三一一地震之後福島被遺忘了一樣。城市是善忘的,城市是複雜的,迷路的只有由鄉村到城市的三葉而不是由城市到鄉村的瀧,城市會令人迷失自我。

當中有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作者高度讚揚女性陰柔的力量,為奧寺前輩縫補裙子、把她約出來和最後說服三葉父親,而男性的剛陽往往是弄巧成拙的。或許這個是作者為了把瀧對三葉的愛慕合理化及將故事收尾的伏筆吧。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整個故事就會令故事變得很醜惡,女巫天生都必需被被祖先神靈玩弄的,目的為了某年某年某日去救村,而她們每日做著的東西就如繩結和口嚼酒也就是為了守護著村民,她們的身和心都是隨時被犠牲沒有自由的傀儡甚至是工具。更可惡的是她們的感情也是在祖先神靈的計算之內,目的也只是為了去騙人幫忙救村,到最後的救贖卻是離開了村到了東京才得到覓得所愛的自由。不知道新海誠月沒有想到這些喻意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