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 we exploiting the farmers?

Tags

, ,

If there is no farmer, there will be no food and we are going to starve to death.

Is that true? Well, we have fisherman and hunter other professions to gather food for human consumption. So, we won’t, technically, starve to death if there is no farmer. But we won’t have enough food to support our population if there was no farmer. So, some of us would have to fast or even dead.

Farmers are very important but why aren’t they making millions?

This is a very good question.

We have developed tremendous knowledge in growing crops, herding animals and made all the machines, equipment, chemicals, irrigation system to secure the food production. What does it mean? It means food is important, but the mere presence of food itself is not enough, we need to deliver the food to people who need it. Imagine there is an orange in the wild and there is no one to pick it up. It will wait until it rots without bringing any benefit to a single person. If someone who gathered all these orange and transport them to where people live in and give them (for free or for a fee), the orange could benefit some people who eat it. The orange itself is not farmed and is produced by Mother Nature. Now the gatherer himself generated value out of no where (or nature). Should we reward the gatherer? Probably everyone would agree upon this. So, the thing is the one who delivered the food should also be rewarded!

The question is who should be rewarded more, the one who produced the food or the one who delivered the food? The answer lies on which one is more difficult! Well, apparently delivering or distributing food is more difficult than farming! Why is that? Imagine if you were farming orange tree for example, you need to know about kinds of orange, irrigation, fertilizers, pest and pesticides, how to grow and when to harvest the orange. That’s all you need to know. But if you were the distributor, you need to put a bunch of stuff to attract customers and hopefully some of them would like to buy the orange. Not to mention how to pack and store the orange and sell them before they went rotted.

In short, getting the right person who needs the produc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ow to make it in our society! At least, at the moment.

to be continued…

Is my supervisor BAD?

Tags

, , ,

It was during my 4th year of PhD study. At a quiet night after I was exhausted from the thesis work, I checked the progress of the article I submitted to a journal called “Biomaterials“. The status was “accepted with minor revision”. I was so excited and suddenly I realized it could b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during my entire PhD program. First, my degree was almost secured and I did not need to care my graduation too much. Second, I knew my supervisor is not going to scold me anymore. Biomaterials is the top journal in the field of material for biological applications with an impact factor of 8.3.

I am not here only to tell you guy my story during my PhD study, but also to tell some managerial skills I observed from my supervisor. My supervisor is an immunologist who has worked mostly in immunology of transplantation and he wanted to use a tool called siRNA to study the immune system. However,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put siRNA into a cell unless one used virus, which could lead to immune response or inflammatory which is not desirable. To make my long thesis introduction short, there are some materials can do the job and that was the reason why my supervisor brought me to his research team. Unfortunately, the research didn’t go as good as what he expected and one time, he asked me to change my entire thesis project into pure biology. I refused that and I changed the method. Luckily, it did work out but still, he didn’t trust me, tried to have me worked in the way he wanted, monitored my research progress every single week until almost the very end. Some of you guys may conclude at this point “he is a bad supervisor”. However, believe it or not, I am still very grateful toward his help during my study.

I and my fellow colleagues made a conclusion on why it happened so badly in the very beginning but it turned out to be great at the end. First of all, he is not good on the materials side and he knew that having collaboration with materials researchers is usually very slow and they usually focus on something an immunologist does not care. To solve that, he asked a Professor in chemistry who has the experience to work on bio-materials to be my advisory committee member and luckily, she is very knowledgeable and helpful. Second, my supervisor like all other professors, are result-oriented person. Well, it is not a bad thing to a researcher because we believe in experimental result more than anything. There are more than a thousand ways to make something wrong and probably less than 5 methods could work. That was the reason why he monitored my research progress every week. Well, certainly, he is not very good on the material side and that was the reason why he wanted me to work in the way he wanted so he could understand how good the research was. Third, we had another graduate student who is immunologist who worked on topical delivery and we worked together in this project. Finally,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he let me to do was “he let me to try whatever he could support financially”. He is well-funded and I wasted him a lot of reagents, animals and everything. To certain extent, I am the only one who has the highest degree freedom on choosing the research in his lab or probably, in most of the labs. I decided what material I made, the disease model I used and even the journal I submitted.

Well, one might conclude that “you had a bad supervisor but you are lucky”. There is luck in research and it is the cause of almost all successful stories I have ever heard. If you wanted to learn more about what is bad supervisor, you can go to visit Saman’s blog (but well, yeah to certain extent my supervisor is not good according to Saman’s definition). My supervisor did a lot of good managerial decisions, the only risk he took was to let a student to design the entire project, which most students are incapable to. Firstly, he wanted to work on something he did not know and he “hired” someone knew it (technically, it is me but I would also include Beth, the professor in chemistry into this). Secondly, instead of letting me to do all the stuff by myself, he monitored the progress of the project closely. It seems contradictory to the freedom of research I had but I have the freedom on doing the stuff I wanted. What he wanted was mostly the result that could interest him. Thirdly, he had people and resource available on the biological side to help the overall progress of the project. I cannot do anything if these resources were not available or maybe it took me years to make everything work. Finally, he diversified the portfolio by having other researches going on and having a backup plan if I failed.

to be continued…

尋找肥牛的故事

某年某日,有一班剛剛行完畢業典禮的學生打算一齊去吃飯,有些人提議打邊爐,有些人提議吃別的,但最後還是覺得大多數人想打邊爐,一起找食店去。

走到某家以肥牛煱為主題的店,有人就提議進去,卻有另一人說這是一家黑店,眾人都走的累了,不虞有詐,就進店吃個肥牛煱。

店家看似好人,為我們上前菜及火煱?噫?為什麼八點才有肥牛的呢?

店家說:「這樣的,我們的菜單上有既定程序,時間一到就有了。」

當然,我們當中有人不滿,又吵又鬧的,其他同學們都覺得肥牛一定會來,覺得吵鬧的同學失禮,立刻杯葛他。

八點

我們有人問店家要肥牛,店家說:「你們先等一回兒,這個是用新鮮牛骨熬的湯,你們先嘗。

之前不滿的同學繼續吵鬧,之後有班中班會代表就和店家要肥牛,店家說:「現在有些牛肉骨,你們要不要?」

班會代表就覺得牛肉骨不是肥牛而不要,這樣,我們就沒有肥牛也沒牛肉骨。

又過一回,班會代表又再和店家要肥牛,店家說:「現在有些牛肉骨,你們要不要?」

班會代表就和同學們說牛肉骨也好,怎樣也算是牛。

之前吵鬧要肥牛的同學說:「我們問店家要肥牛,而明明這是吃肥牛的店,現在要肥牛卻只有牛骨,之後店家一定繼續敷衍我們!不可以要這牛肉骨。」

班會代表不管,就要了牛肉骨。

九點了。

還是沒有肥牛!

吵鬧要肥牛的同學和大家說:「明明是吃肥牛的,現在卻沒有肥牛,如果到買單時還沒肥牛,我們就不給錢!」

愛情遊戲理論

愛情是一個遊戲,

是一個不可理喻的遊戲。

不,所有遊戲都有原理,只要明白箇中的奧妙,你們的愛情就可以如魚得水!

博奕論中的囚徒困境就可以應用在男女雙方的關係:男女雙方都可以選擇投資或不投資,那麼預期如下:  
  
當中的數字不用深究。

明確地自己低投資而對方高投資就是對自己有最大的得益,其次是雙方都高投資,比較差的情況就是相方低投資,最壞的情況就是自己高投資了而對方低投資。要注意的是,這個博奕的前提就是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將會怎麼做。

假設長期都是這樣的投資的話就可以這樣去形容這段關係:
 

那麼怎樣才算投資的多少呢?聊天是一種投資,一同逛街是一種投資,接吻是一種投資,上床也是一種投資。但投資的風險不一樣,即是不是對等的投資:就是說,雙方所投的資本不對稱。好像聊天,基本上可以是對等的投資,但如果是一方娛樂對方,這就不是對等的投資,因為大家投資的是時間是對等的(其實也不一定,但先這樣假設吧),但娛樂對方的一方就付出了腦筋了。更明確的例子就是上床,對男方而言不是很大的投資但對女方而言就是。

如果大家有看過《自私的基因》的話,就知道這個重覆的囚徒困境最好的策略是Tit for tat,這是什麼?就是一開始一定是好人,之後就看對方怎樣做,完全的跟隨對方上一步怎樣做。翻譯為人類語言的話就是要友善、寬恕、不妒嫉及要報復。這就是傳統教導的相處之道。

其中一個重點就是預期的操控,我們明白到人類的本性就是Tit for tat,但明明就是對方付出多而自己不用付出就可以獲得最大利益的,所以,我們要令對方永遠的高投資,之後自己就可以隨心的低投資了。當然,永遠的低投資是會被識穿的,因此間中高投資。

可是這並不是整個畫面,這假定了資訊的完全自由及客觀,引申為另一個層面的戰場:思想引導。因為投資的多少是主觀的,好像這樣,一個一周前不會煮菜的人為對方花一周時間去學煮東西並煮得很好,和一個煮菜已經很好的人去煮好的菜,即使結果(菜的水準)是一樣的,我們會觀得是前者投資多一些。這個例子中,我們知道:結果不一定是投資多寡的標準,而是期望與結果。那麼很簡單的,一個技術上可以令自己得到最大的好處的方法,就是要對方付出高昂的投資並令對方認為這是低投資,而自己低廉的投資令對方認為這是高投資。

怎樣去做呢?你可以選擇說謊或者可以用高超的語言藝術去包裝,前者可以被識破,後者需要技術。

不要以為這是什麼陰謀詭計,男方應該為女方付款就是一個最經典的例子,明明是女方獲益的但卻說是男方應該要這樣做。另一個例子,以前的男性都是三妻四妾的,這明明是男方獲益,而女方(個體而言)受損的。

至於確實要怎樣去做,在這是不會教你們的。

喵~喵噢!!!

日前新聞報導一位城大學生把貓用膠紙貼起並拍照,這照片在網上傳發及引起噪動指責這位虐待小貓的學生。我看了這張照片,並不覺得小貓受驚或痛苦,可能是我對貓體語言不怎精通吧。不過個不一致引起了我對「虐畜」的思考。在此先聲明,我不是為這位學生或虐待動物本身合理化或開脫。

什麼是虐畜?把小貓貼起來是不是虐畜?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為什麼把小貓貼起來就是虐畜呢?我得到的兩個答案是:這樣小貓會受驚、會痛以及這樣對人也會是不對的。

首先,個人觀察小貓沒有受驚,會痛的話應該會掙扎,當然一張照片這個比較難去判斷,假設這是一段影片,小貓沒有受驚及掙扎的話也是虐畜嗎?這樣對人也是不對的,可是人和其他動物從來都是處於一個不對等的地位,但這個先不談。把人貼起是不對的,首先,被人貼起來的話就是被武力地壓制並任人魚肉,我們不想受這樣的待遇所以我們反對這個是可以的。可是我們卻說把飼養的貓給絕育是對貓兒負責的行為,那麼在人類的社會,我們可以說把誰閹了或幽禁是對他負責嗎?我們的社會還在指責中共一孩政策的同時,這個恐怕沒有人會同意吧?假設對人絕不可以做的事就不可以在動物身上做的話,我們義正詞嚴的說把貓兒絕育是負責任的,這個就是雙重標準了。

又另一個例子,我們不會同意把幾個男女養在一起,他們生育之後把他們的孩子賣掉,我們卻覺得從寵物店買貓咪是沒有問題的。又例如,我們不會同意在街上捉一個或幾個人,把他帶走帶去一個牢籠讓他們過好好的,之後就讓其他人去看他或他們的生活並收取入場費,但我們同意動物園這個做法。又好像……只因為,它們不是他們。

當然,有很多不同的講法,例如要對動物如人、不可以視動物如個人財產或不可以令它們受到不必要的痛苦等。那麼我們就不應該容許吃動物了,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植物也有痛苦和害怕的「感覺」,那麼我們就不要吃東西了嗎?不要忘記在六十年代的美國,至少有一家主要的獸醫院是沒有儲存鎮痛劑的。我們要反對動物園、反對飼養動物、反對動物農場、反對……那麼我們今日的社會還可以存在嗎?人類的成功很大的部份就是飼養動物並獲得額外的生產力及食物,如果不要這些的話,我們的人口應該要下跌一半吧,而且人天生就是雜食動物,那麼誰應該先因為營養不良而死呢?我們應該徹底的反對動物園,因為把動物捉回來是為了讓我們得到看到動物的快樂,與此同時動物被捉回來就受到不必要的痛苦了。又或者,我們不應該讓過胖的寵物減肥、把寵物的毛染色、戴狗帶及狗口罩甚至搬遷和旅行……或者最不人道的就是在香港養哈斯基狗一類的長毛貓狗了。也許,在動物將要受苦之前,我們就讓它們吸食大麻或海洛英這類的鎮痛藥。

我們必需要承認人和動物的不平等關係,就因為我們有魚肉他們的武力。動物權益至今還是一個具爭議的課題,應不應做或怎麼去做也是基於不同立場的,在此我必需說,我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理論,但個人偏向減少飼養及減少食肉來減輕動物的痛苦。

由知識的衰落說起

文中提到的太多都是人們反對改革,實情係揚州就像澳門一樣,河口堆積泥沙,大船會擱淺,所以發展個上海(香港)出來…..
當然大船到的才會受到外國勢力入侵,晚清才要割這塊地。中國近代史証明了中國人要人管才會好的….香港、澳門、台灣、青島、上海也好無一不比外國人管過….中國人一管就…..
何解?中國大陸至今還是威權政治,君權黨授,黨權軍授,至今還係老毛的槍桿子裏出政權。有何問題呢?沒問題,人民生活過得差點,沒什麼自由而已。
今日講百多二百年前中國成市失敗的原因….筆者倒不如分析何解樓蘭、敦煌成為廢墟?
這刻要講的係近十年南韓成功的秘訣?星加坡近十年為什麼成功?或者馬爾他、直布羅陀、摩納哥呢一類缺乏天然資源的小國怎樣去生存。又或卡塔爾在預計幾十後沒有石油之下這時打算怎樣應對,汶萊還有不少油的這刻又在做什麼?何解城邦會誕生及應該怎去生存,其他城邦可以活得好好的,而香港到底有何問題?
怪不得香港人被人話沒有國際視野。

到底香港比大陸其他城市更有何優勢?上海、北京、堔圳為什麼不取代香港而要保留香港呢?
文中講到香港與揚州類似的就係既得利益者對改變的反對,但先要講明香港的問題不在於得不到更大的效益的船運(或運輸)而要轉型,而是其他地理上比香港更有優勢的港口競爭。
第一個問題係有多少貨物而其他港口有否能力將所有貨物處理?第二個問題才是香港除了地理上的優勢之外還有何優勢?
香港還有無做港口的地位,若無或者預計下不會再有就必需要思考香港經濟發展何去何從。
只看wiki就知香港的貨運於10-04年增長20%,同期廣州貨運量增長一倍,地理上香港不會比廣州有更大的優勢,我們要同先天上更有優勢的廣州去爭做貨運(如擴充交通系統),還是做其他方面令貨運更有效率從而令香港比廣州有另一方面轉口的優勢呢?

香港有法治,投資者有信心…..糾紛可以用司法方法解決,並非中國「搞關係」派黑錢(其實初期發展上可以,但只會導致壟斷或寡頭,到最後沒有市場效益)。貪污帶來的係政治勢力的穩定對商業運作的影響,亦即是,商人的投資成本要更高,簡單說就是沒有市場效率。
這個亦是中國比假民主香港的原因……如果一開頭就實行內地法,內地派法官來,香港一夜間就變同樓蘭同敦煌一樣的死城。
另外中國要香港做資金上的對外窗口,這樣才可以操控匯率之餘又賺取外匯。

叫香港人放棄法治同放棄自治的人,其實叫香港步揚州的後塵,因為餘下的優勢也沒有了,為什麼還需要香港?

當然香港的既得利益者同中國方面各有自己的盤算,香港的既得利益集團只想鞏固自己的政經地位並繼續免費午餐,而中方想加強對香港的控制的同時又同香港競爭(對中國的港口而言,香港是既得利益者)。

香港的既得利益集團同中方作出政治交易來換取他們的經濟利益,這會讓他們繼續寡頭壟斷不思進取,效率不會增加,亦係香港經濟不能繼續上升或轉型的關鍵。

那麼南韓和星加坡近十年的發展是怎樣呢?
廿年前,南韓和星加坡都是獨裁國家,如今星加坡假民主,南韓就是民主的國家。
兩國之前的繁盛和香港差不多,政治上的穩定成為亞洲製造業及轉出口重地。但到90年代,經濟發展就去到一個瓶頸:中國的改革開放……

人工不比人便宜,就只可以轉做其他生產。南韓、星加坡都轉做高科技行業。在政府的帶領下南韓投資不少錢在電子及造船,而星加坡投資在電子、化工及農業科技上。同期,香港將所有的製造業移到內地,只做金融地產。
之後的發展大家都知……在98亞洲金融風暴韓圜下跌,卻成為電子產業成為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國家。星加坡的化工及生物科技亦是亞洲地區中最發達的地方之一。同期,香港的樓價成為世界之冠。
樓價高並無不當,只是香港的經濟主要靠中國大陸經濟起飛的貨物轉口及其引申的金融銀行業,如果大陸經濟有什麼問題的話,這個經濟模式斷層,下游的香港必定遭殃。
香港政府在廿多卅年前的發展失誤,是英殖政府一手造成的,目的是要和中國政府談判香港前途問題作出的角力及讓步。

於現今的政府,政權移交十五年內,政府做過了什麼的改革呢:沒有。為什麼?如果要比較星加坡及南韓廿年前種返來的因,只可以講香港政府沒有獨裁!但獨裁係是否出路呢?即係獨裁政治是否一個可以持續令一個地方發展的方法?怎樣去找到一個好的獨裁者呢?

即使獨裁者有足夠的管治能力、意志及威信去推行改革,任何一個政策沒有人民的支持,或人民激烈的反對都是此路不通。

除非將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等資訊自由封鎖(如星加坡),否則人民知道政府在做什麼的話總是會有意見。

南韓在九十年代有學生扔氣油彈,星加坡的反對派今日還是繼續要求民主改革,民主改革或爭取民主改革是不能避免的(除非是神權政治)。為什麼?國家經濟表現不好時,人民可以亦必然會去挑戰掌權者的權威,獨裁者沒有人民的支持最後只會被推翻。除非獨裁者用血腥的手法去鎮壓人民,不然人民是不會退縮的。

如今的香港已經走上政治發展追不上經濟發展的地步,有些人卻口口聲聲的說香港要團結,要支持政府,一個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必然是難以得到人民的支持。很簡單的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支持你?

他們的理論就是:政府做的都是為你們好,你不支持他,經濟就會不好了,生活就會不好了。大躍進、文革,毛澤東也說是為了中國好,好了沒?這種獨裁者邏輯,在七百萬香港愚民中有多少人相信我不知道,但我是不會相信的。

在獨裁的國度裏,有多少會是經濟發達的呢?美、英、歐陸等經濟發達的國家,又有哪一個是獨裁的呢?一個邪惡的獨裁者做錯決定就足以讓和平時期八萬萬人十年之內不正常的死了百分之五,期間又出現史書中兵荒馬亂時人相食的塲面。這個昏庸的獨裁者相片至今還掛在廣場之外。一個民主的國家,有輿論監察,有自我修復的功能,布殊開了伊拉克的戰事,奧巴馬也要反映民意計劃撤軍。

政策行之有效才有可能為國家人民帶來好處,但沒有人是先知,推行之前又怎樣知道一定成功呢?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叫全體人民授權領袖,至少他得到人民的支持,政策有機會成功。

如果有人話我想要的就只要成功,不管什麼領袖,不管怎樣找到這個領袖。對不起,這個世界沒有這個方法,如果找到怎樣每次六合彩也中頭獎的方法,也許就有找到完美領袖的竅門。

今日還有人推崇獨裁政治,叫人支持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就是開文明倒車。這樣的人倒不如移民去北韓或中國大陸吃草餅及地溝油,根本不配住在香港。


http://hk.realestate.yahoo.net/category/info/column/article/?author=PHK_SHEUNGSIN&id=21093

由揚州的衰落說起
 
上善若水
2012年12月10日
width="160"
   

 

京口瓜洲一水間,

鐘山只隔數重山。

春風又綠江南岸,

明月何時照我還?

以上是宋朝名相王安石的詩句,詩中的京口是指江蘇鎮江,瓜洲就是指揚州,裏面的一水指的是長江,鐘山就是現在的南京,詩中道出了揚州的大概地理位置。

揚州位於長江與大運河的交界處。長江由西向東流,長江下游地區是近千年來中國的經濟中心。大運河南起杭州,北至北京,在清末以前是連接江南經濟中心與北京政治中心的唯一水上航道。揚州地處此交通要津,故從隋唐至清朝,絕大多數時間都是中國最繁華的都市之一。

 

明清之際,揚州發生過一次大劫難,清軍攻破揚州後,大肆屠城,也就是著名的“揚州十日”,據說當時被屠殺的人達80萬之眾。先不談屠城,單以人口論,在三百多年前的世界,超過80萬人口的大都市是寥寥無幾的,由此可見當時揚州城的繁盛。

該次劫難以後,揚州很快恢復元氣,繼續成為經濟重鎮。

清朝有漕運,就是通過大運河水路,將江南富裕地區的糧食、物資運往京城北京;還有鹽運,也就是將東海的鹽通過長江運往缺鹽的中國西南地區。

以上兩大運輸體系是清朝的重中之重,具有經濟和戰略的雙重意義。揚州位於長江和大運河的交界,自然成為漕運和鹽運的集散地,不用多說,想不發達也難!當時的揚州,商賈匯集,貨如輪轉,錢莊無數,由此產生出紙醉金迷的生活風情,煙花之地,遠近聞名,淮揚菜系,食不厭精。

揚州財富之多,可舉一例說明: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英軍闖入長江水道,沿途攻城掠地。揚州人為免戰禍,主動向英軍奉上白銀50萬兩作為贖城費,換取英軍不入揚州城。當時英軍所經之地,均無此財力賄賂。

 

揚州的衰落源自清末開始的近代科技文明的衝擊。輪船的出現,令海運逐漸取代了大運河的漕運,上海因此取代了揚州的傳統地位。

另一方面,揚州人不思進取,跟不上時代,坐擁巨額財富,却不願嘗試近代實業。清末民初江浙一帶湧現不少鼎鼎大名的近代實業家,例如張謇、榮氏家族等,其中無一出自富裕的揚州。

歷史曾給予揚州一次好機遇,20世紀初,清廷要修建由北京至上海的鐵路。這條鐵路貫穿中國最重要的地區,連接政治中心北京與經濟中心上海,至今依然是中國最重要、最繁忙的鐵路線。最初規劃時打算經揚州過長江,這將給揚州帶來新機遇。不過揚州人就打起小算盤,擔心鐵路的經過會影響本已衰落的大運河運輸地位,不少人將因此失業或轉行,也有人不願鐵路破壞風水,於是就遊說朝廷大員不讓鐵路經過揚州。最後如願以償,鐵路改為經浦口過長江。自此以後,揚州日益衰落,至今也只不過是中國的一個三線城市。

近代文學家朱自清在揚州長大,他曾在作品中寫到:“我討厭揚州人的小氣和虛氣,小是眼光如豆,虛是虛張聲勢。”

 

上一代人眼光如豆,卻害了下一代人。鐵路不經揚州,揚州風光不再。若干年後,揚州人要大批離鄉別井去上海等地打工謀生,而且絕大多數人所做的都是較低微的工作,例如理髮、浴室、廚房、拉黃包車等,聚居在上海的貧民區。就連揚州話也被視為土氣的語言。電影、戲劇中出現講揚州話的角色多數是滑稽、低俗的下三流角色。生活在上海的揚州及附近人的後代,往往會刻意在外人面前避免發出揚州口音,怕給人家看不起,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最近。

 

花了不少筆墨講述揚州衰落的經過,筆者其實是想提醒香港人,我們應有所警惕。

 

香港的興起,在於擔當中國與世界的橋樑角色;揚州的興盛在於地處交通要道。兩者雖不能類比,但卻有相似的重要意義,都是兩地興起的根本原因。當世界改變,揚州的交通要道地位也隨之減弱、消失後,揚州就面臨危機;同樣道理,當中國日益與世界接軌,香港的橋樑作用也正在削弱,危機也正在浮現。

 

危機發生之初,百多年前的揚州還有其本身的優勢,主要是財力豐厚,和擁有廣泛的商業網絡。但是,當時的揚州人沒有善用優勢,例如沒有利用豐厚的財力去發展近代實業,也沒有用其商業網絡去開拓新天地。甚至固步自封,連修建鐵路也要拒絕,失去難得的發展機會,老本被一天一天食完,結果被周邊地區遠遠拋在後面,揚州人的後代要為其祖先的目光短淺付出高昂的代價。

再看現時香港,至今我們依然擁有不少優勢,例如雄厚的財力,自由的營商之地,優越的基礎設施,高效率的金融中心,遍佈世界的商業網絡等,以及在如此雄厚的經濟基礎上產生的高質素教育、醫療、社會福利、法治、廉潔政府等上層建築。

面臨傳統橋樑角色的日益削弱,香港是善用手上的優勢,再開創一個新局面,還是步揚州衰落的後塵?全靠現時的香港人如何去做!

 

目前的情況令人有些擔憂。回歸15年來,香港在不斷內耗,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政府對香港的長遠規劃缺乏清晰的方向,有時甚至被日益強大的民粹力量牽著走。以下試舉幾例:

l  發展高新科技產業,肯定是一個正確之舉,但卻是一個充滿風險的舉動,絕大多數港商缺乏這方面的意願,需要政府大力支持甚至帶動,但回歸15年來,卻只聞雷聲大,不見有雨點。

l  文化創意產業,也是一個高增值的未來方向,但香港缺乏這方面的基礎和人才,也需要政府帶動,不過至今一切欠奉。

l  醫療、教育方面,香港有一定優勢,也有較好的口碑和市場。單就內地而言,想來香港就醫,升學的大有人在,其中最大的市場是雙非嬰兒,現在卻被政府拒之門外。就商業角度而言,既然有市場,就應改善自己做大個餅,而不是去趕客。

l  零售方面,香港至今在內地人心目中依然有購物天堂的美譽。政府卻以部份市民反對為由,對自由行作出限制。還是那句:這是趕客,不是經營之道。

l  房地產方面,SSDBSD都是傷害香港自由經濟聲譽之舉,而且對樓市後患無窮。若政府不得已而為之,也應有日落條款,不過也是一切欠奉。

l  基建方面,這15年來舉步維艱,其中原因往往是為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講出來也怕外人恥笑。

更令人覺得擔憂的是,現時不少議員只懂得為民眾爭取福利,甚至挑動基層的仇富情緒,對香港經濟長遠發展卻很少關注,沒有開源又如何增流?

 

三年前,有年青人為反對建高鐵,在原立法會門口絕食抗議。筆者曾去探望,也跟部份絕食的年青人談起百年前揚州人反對修建鐵路,結果被邊緣化之事。當時筆者真的希望絕食的年青人能夠了解到:揚州除了“揚州炒飯”之外,還有一段令現時香港人引以為戒的沉痛衰落歷史;世上還有比保衛菜園村更性命攸關的事情。

現在筆者也希望香港人可以放下固步自封的態度,停止內耗,善用優勢,合力為香港開創一個新天地!

一本漫畫闖天涯

《一本漫畫闖天涯》是一套年代久遠的周星馳電影,今日因為facebook上有朋友share他的配樂而「重看」(劇情沒有任何印象了)。

在電影的海報上就可以找到戲中的三大主題中的兩個:荒謬和友情,還有的是夢想和現實。

主角阿星只是一個普通人,常常看漫畫中描述的黑社會,對之非常嚮往,因緣際會給他遇上了黑幫大佬並加入成為一員,由於和阿俊合作暗殺對頭人而上位,並與之和酒吧歌女安妮三人成為好友,憑義氣用計謀靠膽識嬴得友誼和地位。後又在泰國救出大佬的左右手而成為幫中要員。可是由於表現太好,佬大心存顧慮並找人把身邊的幫手去除。

漫畫中的黑社會世界於現實中是危險的,星仔在事實上成為黑幫卻在心理及行為上沒有轉化為黑幫,心中以為義氣可以長存,會一點小聰明就可以在江湖混,繼續這個理想職業。加入黑社會為了威,拿著槍是為了滿足自己;卻忘了黑社會是你死我亡,槍本身是殺人利器這些本質。他擁抱黑社會這個夢,加入這個夢及享受這個夢帶來的珍貴友情,但是這個夢和自己的能力及價值觀不配合。雖然加入了黑社會有一段時間,但打打殺殺對他而言只是幻想的一部份,他融不入這樣的生活,他善長的不是開槍打人而是一些無聊的IQ題。他神推鬼誤打誤撞下成為要員,連串的荒謬演化為悲劇。被槍打中及決定要開槍,就是由夢回歸現實,為了友誼和生存還是要開槍,卻救不了朋友。現實是殘酷的,黑社會的世界不是憑著傻勁就可以生存的。到最後,星仔把漫畫(夢想)掉了,把俊的遺物給了安妮,自己也消失去了。

這不是周星馳的電影,在訴說荒謬這方面,這是一齣很好的荒謬劇。

紅酒

給我愛過的女孩 也給愛過我的女孩

沒有花的這刻 送妳昨日的回憶

甜 酸 苦 辣

心中回甘

夢中相擁的片刻 你可會記起

送妳夢中的照片 甜蜜的片段

可有記起昨日的

沒有說話 靜靜的 緩緩的 褪色

腦中 回蕩

褐紅的茉莉花就是美妙的巧克力

眼前變紅 悠和的梅子爬在舌尖

腦後不再抵抗 讓美妙的瞬間盛放

沒有過去 沒有將來

透澈的明亮的 下降

我閉上眼 無重的感覺

妳可有這感覺 妳可有這快樂

歡迎來到快樂的國度 五官 為一

忘了時間 忘了今日

擁抱半醉的這刻 沒有昨日

十二萬人…..然後?

十二萬人反對國民教育,在facebook上不少朋友也有拍照留念這一幕。

然後呢?回家、睡覺’隔兩日上班。國民教育不再強推了嗎?要永遠的閣置了嗎?不是說要撤回才回家的嗎?

一大堆人圍著政府總部之後就走回家,和保釣到釣魚台到此一遊又有什麼分別?

這個就是香港模式的社會運動根本問題,政黨不參與也不想政黨參與以令行動不能達到目的的情況下群眾因:一,熱情冷卻;二,組織者因個人或其他原因退出或放棄,帶頭人的離去而令整個運動死亡。

可悲的是,保釣是一個與外國的主權糾紛而國教是一個政治實體內部的政策。你和外國人爭利,他人一定會保衛自己的權益;國教卻是民眾和政府的沖突,政府是人民透過社會公約定立來維持社會序或有利人民的事情,政府不可能站在人民的對面。

可笑的是,保釣人士啟航回家比反國教人回家睡覺更合理:反正明日、下個月或下年再到釣魚台也沒所謂,釣魚台不會跑掉的。國民教育是會推行的,君不見兩三年前無聲無色的辦了什麼國民教育中心?這個政府私下做這些偷雞摸狗的事已有前科,你今日還相信她?釣魚台不會跑掉的,不,實情是中國不會光復釣魚台的,所以保釣可以長做長有,這種「保釣式」社運其實是失敗主義!

民主黨爭取民主也就是「保釣式」爭取民主,你看香港民主進步了嗎?

少數人以道德感召了多數人發動了一個反國教運動,但說到底他們是新手,他們需要更多的組織力及一個系統才可以挾多數人長期的向政府施壓以達到撤回國教這個目的。

撤回國教這個運動,不是一兩個人擁有的,她是整個香港社會的。

不要政黨這個社運潔癖,其實是共產黨最好的朋友。

保釣‧反國教

為什麼我們要反國教?因為我們不想香港像中國一樣的保釣。

內地政治教育就是沙文主義教育。沙文主義者,盲目愛國主義是也。

我和不少內地留學生談過中國的現在與將來,他們都覺得現在的中國很腐敗,但是中國不可以沒有共產黨,而共產黨是會慢慢變好的,就算他不變好,共產黨也是不會倒下的。

槍桿子裏出政權,共產黨是不會自動讓出政治及既得利益的。

那麼這個又和保釣有什麼關係呢?

香港人讀書少,讀歷史更少,讀中國近代歷少之又少。共產黨就是一個賣國政權:外蒙、緬甸的江心坡、南坎、北韓長白山、尼泊爾珠穆朗瑪峰、印度麥克馬洪線、巴基斯坦的克什米爾、俄羅斯的烏蘇爾地區及庫頁島、南中國海各島嶼……

一個小小的釣魚台又算什麼呢?

金庸說:「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雖然所謂的俠其實是打著正義的旗號去執行私刑的人,我不能完全同意這個本質會可以為國為民,但容許今日我改用查大俠之言用以說明一個概念:「賊之大者,賣國賣民」。比如說,汪精衛是漢奸、賣國賊,中共就是由一班賣國賊持有國家機器的賣國黨所組成的。

我們見到中國國旗就要感動流淚,是因為見到一班賣國賊把持大江南北而哀我河山,還是?

共產黨就是一個說謊的集團,面對國家領土完整就是賣國求偏安,和南宋清未不諻多讓。面對他國入侵只會打嘴炮,越南已經在南海抽取石油及天然氣,中共在做什麼呢?

內地的同學就會說中國剛剛才從列強侵略回愎過云云,賣國賊果然有賣國賊的邏輯,你為啥不去和汪精衛平反?

反國教就是要反對當權者對人民的愚弄,我先不論盲國愛國對否,愛也要愛一個好的國家,一個由賣國賊組成的賣國黨把持的中國,愛來是為了自虐嗎?何況這不是愛國,是愛黨而已。

愛國愛黨是不必要的,蘇格拉底說過:我不是雅典公民或是希臘公民,我是世界公民。

不必愛國,一黨專政下不可愛黨,推翻一黨專政的共產黨,讓中國的第五個現代化實踐,國民教育是不必要的,要的是中國近代史中共賣國實錄。